本文作者:van

年一级建造师不能挂靠了

van 2020-08-28 09:04:20 推荐阅读:扫地机器人用后感啊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摘要: 通过“出租”个人职业资格证,每年就能轻松坐收数万。“一级建造师”、“注册岩土工程师”、“注册电气工程师”、“爆破工程师”等资格证,甚至连“执业兽医资格证”都可报价。从培训辅导、中介介绍到挂定企业,“挂证”行业形成利益链,而这种“人证分离”的

通过“出租”个人职业资格证,每年就能轻松坐收数万。“一级建造师”、“注册岩土工程师”、“注册电气工程师”、“爆破工程师”等资格证,甚至连“执业兽医资格证”都可报价。从培训辅导、中介介绍到挂定企业,“挂证”行业形成利益链,而这种“人证分离”的现象,往往是工程质量和作业安全的重大隐患。

受职业资格证监管缺失、市场需求大等因素影响,清理“挂证”行为任重道远。堵住“挂证族”在企业“假注册”的漏洞,成为当务之急。

“二级建造师1.5万元/3年,一级建造师12万元/3年。”这是山东某市资格证中介机构的“租用”价格。在这里,不同用途的资格证租用价格都已被明码标示,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标价3年15万元,注册电气工程师标价3年30万元,等等。

今年5月,河南省一家建筑施工企业为承建一个高层住宅小区,不得不将资质从二级升到一级。按要求,公司的一级建造师不能少于12人,公司老总只好委托郑州的中介挂靠。仅仅一周时间,中介就顺利地为他找到了4名房建类一级建造师的挂靠证。

按原建设部2007年下发的《工程设计资质标准》,建筑等多个行业按照不同资质,规定了其需要配备的注册人员数量。企业专业资质认证体系和个人职业资格“捆绑”。不少企业为了保级升级,“借用”各种个人职业资格证。除建筑行业外,设计、监理、招标、资产评估、工程咨询行业,“挂证”已成为行业潜规则。

这些网站把“个人挂靠登记”、“单位寻证登记”、“挂靠常见问题”、“服务承诺”、“挂靠须知”等内容条分缕析,讲解得非常清晰,联系方式也都说得很清楚,服务相当“周到”。

网络之外,社会上也有专门的证件挂靠中介机构,负责给持证人员和建筑工程单位“拉皮条”,收取中介费用。

4月下旬,记者以挂靠一级建造师的名义暗访郑州市一家中介公司。这家公司对外打着咨询服务公司的旗号。

记者问挂靠证件国家是否允许,他非常肯定地说不允许,但大家都在做,而且这么多年没有任何风险。

同时,一些挂靠从业者为了规避风险,总结出自己的“挂靠宝典”:首先要找大型施工企业挂靠,基本不会出现意外;其次,建筑类专业首选装饰公司,因为这些工程基本不会死人,质量差也不怕,起码不会出现坍塌事故;再次,最好找个大型培训类机构帮忙挂靠,这样钱也不会少挣,出事还有个垫背的。

许多参加一级建造师考试的学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,面对两大诱惑,他们大都无法拒绝:一个是不费力气就能考个证;二是可以很快把证挂靠出去,轻松挣钱。

河南的侯先生2008年就考取了一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证,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,这本小小的证书会有如此大的魅力,挂靠非常容易,而且价格年年攀升,现在的挂靠价格几乎相当于郑州一套100平方米居室的房租。

“我手中的是二级建造师证,每年挂靠费已经涨到1.2万元了。身边许多人也热衷于考一级建造师、二级建造师等证件,各地也有很多培训机构看准这个商机,积极投身于这方面的教育培训和辅导考试。‘考证’背后,其实大家主要是为了找公司挂靠证件,现在一个一级建造师证每年至少可以收取3万元挂靠费,二级建造师证每年至少可以收取8000元。”来自新乡的小王介绍。

3月的一天,记者联系到网名为“人在厦门”的寻租持证人小周。他要出租的是“二级结构证书”,报价是3万元到5万元。

记者询问他是否有相关工作经历,小周称,他工作了10多年,主要做工程检测,但没有工程结构方面的工作经验。“放着也没用,就拿出来挂靠,价格可以再商量。”小周说。

这种有证挂靠、没工作经验的情况,并不是少数。挂靠高额的回报,催生出一群“专业考证族”。

“考证,就是为了挂靠费。”在一家设计公司上班的小郑一语中的。他之前学的是图形设计,后来边工作边考了二级建造师资格证。这个证拿去建筑公司挂靠,一年不干活,就能白拿1万元左右。

“接下来,我要努力把一级建造师也考下,毕竟两个证,挂靠价格差一倍。”小郑说,他身边不少同学都是这样“操作”,每到建造师资格考试前,他们就会相约去图书馆复习。

“建筑方面的操作,我几乎不懂,不过报名没多少钱,只要肯花时间,证考下来,几乎一本万利。”小郑还调侃说,这才是知识创造财富的体现。

记者了解到,“专业考证族”同时滋生出一种 “考证经济”,每到某种行业资格证件报考时间来临前,一些相应的培训机构生意就特别好。

河南省住建厅建筑管理处有关人士受访时表示,住建部相关文件规定:证件挂靠在房产开发或建筑企业,本人却不在企业从事相应的工作,属违规行为,情节严重的,将严惩企业、暂扣或吊销挂靠证书。但建造师挂靠现象确实存在,比较普遍,并不合规,但目前没有解决的办法。

挂靠价格一路走高,由于大多数人抱着“法不责众”的心理,跟风而上,相关管理部门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。在郑州国贸附近的一家写字楼,一位从事一级建造师挂靠业务多年的人士向记者透露,他去年所挂靠的公司,跟他一样挂靠的建造师约占三分之一,企业平时并没有遇到来自住建、人社、工商等相关部门的检查。正是企业、中介、持证人三方面人员在挂靠过程中都是受益者,根本没有人会站出来揭露内幕,因此有关部门想查处也十分困难。

尽管不断有人因挂靠吃了官司、判了刑,但挂靠行为仍屡禁不止甚至愈演愈烈。

“一方面是市场的巨大需求,另一方面则是人才的短缺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很多企业选择租证来解决公司因资质升级所需的人力资源,一旦资质升级,就意味着能接到更大的项目,也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利润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人力资源部负责人透露。

而业内人士老陈对此有自己的看法:挂靠盛行,最大的根源在于相关部门的“懒人管理”。

“在资质监管时,这些部门只认证,不认人。”老陈说,只有规范行业主管部门的监督行为,完善相关法规制度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这种畸形的资格证书租赁方式,危害极大。在建筑行业,一些没有资质的小公司通过挂靠租来各种工程师资格,而实际操作的并不是那些持证人,建出来的大楼、大桥质量很可能就会出现“楼垮垮”、“桥塌塌”;同样,在医疗行业,如果一个没有资质的医生给人看病,小则乱开药耽误治疗时间,大则误诊致人命。

老陈说,近几年挂靠行为导致严重后果最“著名”的案例,就是2009年6月的上海“楼倒倒”事件,项目的监理工程师将个人资质挂靠在施工企业,其本人从未去过施工现场。事发后,他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。

专家指出,企业通过跟“挂证族”签协议,给他们购买社保,制造出“挂证族”在公司“注册”的假象。由于社保没有全国联网,让许多企业在“借用”“挂证族”资格证时,有了可以“操作”的空间。而企业和个人之间的协议是私下的,程序不违规,监管部门难以确认哪些专业人士“挂证”。

专家认为,受证件监管、市场需求等因素影响,清理“挂证”行为任重道远。一旦发现公职单位人员在企业挂证,相关部门应给予记过、降级、撤职或者开除处分。同时,逐步推进社保全国联网,堵住“挂证族”在企业“假注册”的漏洞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分享到:
赞(

打赏